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山組/智翔】盛夏午後的大雨-03

宣傳一下

ARS/智翔小說本-『Cross。』&《How can i love ?》再刷印量調查

CP是山組(OS)智翔

OOC注意

團員已婚設定注意

五人年齡43~45注意(?)

極度現實向自我流注意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這篇聽著堂本剛的歌,寫得有點爆走(?)

================================

當櫻井清醒過來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的早晨,是自己熟悉的天花板、棉毯,看來松本昨晚看自己喝昏後把他送回家了。以為昨晚那樣的進展後兩人會更過火,這樣想的自己某方面也是過份的人。


櫻井翔一直都在想自己答應結婚的原因在哪,理智的自己不會因為衝動而答應。

 

他也不想和女人結婚,想要小孩而跟女人結婚這當然不是什麼好的藉口,他只是認為,兩人之間的關係大概只會隨著兩人的年齡還有外界的壓迫漸漸出現裂縫。

即使雙方的雙親知道兩人的關係沒有表態任何意見,他也看得出每次雙親面對親戚時的一些為難。

 

在外界來看就是終身不婚的兩個男人,也不會說什麼為了粉絲所以不結婚這種謊話。

 

但是,他希望大野智能被一個人溫柔好好的對待,兩個都是男人,兩個人都是偶像,兩個人都是一個團體裡的成員,有時候一時自己的任性或許會拖累所有人。


即使兩人再怎麼合適對方,有時候,也要識相的放手,或許分開後,會發現自己不是最適合大野智,他值得更好的人。

 

因為最終走上紅毯,雙方身旁挽著的人都不應該是對方。

 

類似這樣的想法櫻井在幾年前有跟大野說過,是在參加了NINO的婚禮之後,兩人回到家後的談話。

 

那時候,櫻井說了一大串自己的想法,不自覺得也把不安顯露出來,這時候他發現自己真的變得容易害怕,明明自己已經和對方交往那麼久,卻因為團員的婚禮而讓他動搖。

 

明明應該是要露出溫暖的笑容談論著這場婚禮,但是婚宴上臉上的笑容變得有點僵硬,內心的軟弱被不安挾劫出來。

 

他說完了自己的想法,卻回想不起來大野智當初回應他的話,明明自己對於大野智說過的話做過的事,連本人都不記得的事他都清楚,但是,他卻想不起來。


 

從床上爬起,拖著身子走去浴室,走過去的途中抓起放在矮櫃上的菸盒。
煙盒隨著手撐在洗手台的動作被壓在白瓷上,抽出一根菸和口袋裡的打火機,點燃。


深深了吸了一口灼熱延燒在咽喉滲至口腔,吐出的白霧在鏡面前,自己的表情看不清楚。


究竟自己答應結婚是在想什麼,而面對自己的婚約,大野智那淡然的反應又算什麼?

他第一次不了解自己,也不了解對方,即使相處了那麼久,他總是能從對方身上看到不同。

 

難不成是有些挫折嗎?

 

忍不住傻笑,任由菸掉落在洗手台裡。

 

隨著時間的成長,原本眼眸裡的光澤被名利、現實、壓力被壓抑的消失無蹤,甚至逐漸混濁,充滿了無奈。

最終還是成為了所謂的大人。


 

 

 

「早安。」
櫻井手壓著板帽走入休息室,裡頭在的人是基本上是來到休息室後幾名的松本,他難得的第一個來到。

「松潤……」
 

「身體還好嗎?」松潤喝著手中的咖啡,低頭看著最近接演的電影劇本,是動作片。
「嗯、沒事……那個、昨晚……」櫻井放下手中的大包到沙發上,拿掉帽子,搔弄睡亂的頭髮。
「沒事、翔くん。」松本抬起頭和櫻井對上眼,「只有親吻而已,你喝醉了。」

「……對不起。」櫻井坐在一樣的位子,松本的對面。

 


他從來都有注意到,即使對方不向自己撒嬌了,但是松本永遠會在他對面,是方便能夠第一眼看到對方、說話的位子。

聽到松本的輕笑聲,對方伸出手把櫻井的軟髮更加搔亂。

 

「現在,除了工作你還要忙結婚的事、加油啊!」松本露出白齒笑得稚氣,聽到休息室的門再度被打開,他緩緩的收回手。

 

「早安……」進來的是睡眼惺忪的大野。

櫻井一如往常的回應對方,而大野只是瞄了一眼兩人。

 

「leader,早安。」松潤伸個懶腰,看著大野坐去沙發的位子。

「松潤今天……好早、」大野含糊的語調,似乎人都要軟在沙發上。

 

「昨天,我帶翔くん去我家喝酒、」松潤刻意換成曖昧的語調,表情裝成理所當然的臉。
「松潤……」櫻井原本想看著報紙,聽到這對話忍不住出聲。


「是嗎…所以你們一起來。」大野悶悶的語調,聽不出是睏意還是鬱悶。

 

大野從沙發探出頭,對上放下報紙的櫻井。

櫻井知道他跟松本根本沒發生什麼,不,兩人接吻了。

 

這麼想到的同時,還是有些心虛的偏過頭。
「……是嗎…」大野喃喃自語,收回眼神,剛好二宮和相葉一起進來休息室,恢復到一如往常的熱鬧。

 

 

深夜。

大野智一如往常喝醉酒打給了櫻井叫他載他回家,一上車,卻吵著說要去櫻井家,櫻井也只能載回自己家。

 

「我們,是不是要再好好的談談……」 櫻井看著全身放鬆癱軟在沙發上、差不多酒醒的大野智,微微皺起眉頭。

「要說什麼呢?」大野懶傭的偏過頭,勾起少有的戲謔笑容。

 

對於大野不在乎的態度,櫻井第一次對於大野智這人有不滿的念頭,甚至一絲憤怒。
「我,可是決定要放手……」像是要壓抑自己情緒的顫抖語調,他並沒有想表達自己犧牲,只是希望對方……

 

而回應是大野智的鼻笑。


「不會放手的,我說過,就算你結婚、」大野回應話語就如同第一次談話的結果一樣,櫻井翔要結婚生子可以,就像是不相干的人要結婚一樣,大野智,還是會在櫻井翔身旁,進出他家,在床上交合。

 

「你值得更好的人對你溫柔不是嗎?」其實櫻井也並沒有要大野給他一個滿意的答案,只是,對於對方的冷漠感到有些不解。

「所以你認為你不夠格?」大野的反問,帶著指責一樣。


「不是、只是我們最後,一定……」腦中的想法因為對方一句話瞬間亂了。

「不會幸福的在一起嗎?那現在呢?你覺得你做這樣的決定,我們看起來是幸福的嗎?櫻井翔。」大概大野智覺得自己再如此消極下去,對兩人都不會有好處。


「在NINO婚禮結束後,我對你說的話。」大野拋出這一句話。

「……智くん,可笑的是就是最後一句我想不起來……既然你知道,那……」


「什麼時候訂婚?」不等櫻井的話語。
「哈?」


「什麼時候?」
「一個月後、」

 

「我知道了。」大野重重吐口氣,軟綿的身軀突然有力量一樣坐起身,扯過站在旁櫻井的手讓他壓上自己。

反壓過身,吻上。

 

啪!


大野的胸膛被用力推開,起伏的胸口上是櫻井用力到發白的手。

「剛剛的話呢?!」櫻井看向壓在自己身上的對方。

「什麼?」大野回問,緩緩地又往下壓一點。

 


「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跟我說,或許就會有所不同。」
「我尊重你的決定所以,不用說、」

 

「哈?」櫻井瞪大眼無法置信的看著壓在自己身上的大野智,有些過長的瀏海掩蓋住他的眼神。

櫻井的話語帶著悲傷,他期望著大野智給他回應。

知道大野智又要無語的壓上來,只是不斷的推拒著,直到自己眼尾泛起水氣,力氣跟著放小,軟軟得勾上大野智的脖頸,親吻對方。

 

他最終無法拒絕大野智的一切。

 

從頭到尾,傷害最重的是大野智,櫻井翔亦是,所謂的溫柔現在對他們兩人是摧殘,所謂的體貼,是割破他們肌膚的利刃。

 

即使話語是可以挽回的關鍵,傷害已造成,情感逐漸變調。

只能順著走下去。

話語、文字,在這是死刑。

 

TBC

 

========================================

大家好

是我

準備明天外拍的東西差點忘記要發XDDDDD

明天要拍小律師好緊張!!

這次很難得,聽著朋友推薦的KK的堂本剛的歌,聽著聽著寫出來的東西像爆走一樣XDDD

不過也開始要進入中間了!!!

中間就是各種……(?)

這章,翔君一開始想推開大野,最後卻妥協了,算是一種,最後還是想依賴他的一種感覺(?)不知道為什麼想說一下(?

最近還是狀況很差XDDDDDD

感謝大家看到這

晚安~

 


评论(6)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