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舞駕家系列/OS&JS】五分之二06 END

舞駕家設定

CP是山組(OS)+斑比(JS)得修羅場注意

OOC注意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我自己也很驚訝我後面跟飆車一樣的給他END(?)

 

=================================================================

 

這樣如此微妙的關係維持了一段時間,對於五郎的追求,舞駕二郎視於不見。

今天是週六,難得舞駕家的兄弟們都在家,吵鬧的吃完早餐後,舞駕三郎打算拉著四郎陪他出去打棒球,原本癱軟賴在沙發上用著打工買來的NDSL玩遊戲的四郎看了一眼在餐桌上收拾著東西邊聊天的一郎二郎,還有待在廚房洗碗的五郎,他發出撒嬌一般的長音,「不——要——你帶五郎去——」

舞駕三郎聽到四郎的耍賴,原本都快把四郎整個人抓起來,他現在笑得無力。只好轉移目標跑去抱住收拾完廚房打算上樓的五郎,「走吧!打棒球——」學著四郎的語調,其他人聽到都開始大笑,五郎只是無奈的拍拍三郎抱住他的手「好啦、跟你去。」

看著三郎拉著五郎衝出門,舞駕四郎埋頭繼續坐在玩著遊戲,二郎則是坐到單人沙發看起報紙,被舞駕四郎踢下沙發的一郎則是伸個懶腰,「那,我去畫室,晚點回來……」



「路上小心。」二郎跟著一郎走去玄關,一郎湊上前親了一下二郎無防備的唇瓣。

「拜拜。」趁著二郎還沒衝向前打他頭趕緊離開家裡。

二郎呆站在玄關,吵鬧的人聲突然變很安靜,只有電視節目的聲音還有四郎在玩遊戲的音效。

走回客廳繼續翻閱著報紙,感覺過了很長的時間,注意到專注於遊戲的四郎放下遊戲機,大概是想休息一下吧。

 

「二郎……」四郎擠過來二郎的單人沙發,跨坐在二郎腿上。

一時間無法反應,二郎看著四郎扯開他的報紙,另一手擒住他的下巴,臉瞬間在二郎面前放大,半瞇起的淺瞳,舞駕二郎覺得很不妙,下一秒,打算推開舞駕四郎,卻被他反抓住手腕。

「四郎!!」

「你也知道要反抗阿?」四郎發怒的語氣,皺緊眉頭兇狠的表情。

對於四郎的反問無法了解

 

「你在說什麼……」

「如果你分得出來對弟弟和對情人的喜歡,那你早點拒絕五郎!在那邊猶豫著對你們三人誰有好處?!快看不下去了!」一連串的怒吼讓二郎呆愣住。

「我是你的弟弟,剛剛那樣的舉動你都會拒絕,那你對於五郎做的事呢?如果沒有想跟他成為戀人,就不要給他希望。」一把扯上二郎的衣領再有些氣憤的甩開,四郎爬起身,扁了扁嘴,卻沒有馬上離開客廳,他小聲的說著「……我只是……覺得你們這些笨蛋……到底什麼時候才要說清楚……」
 

二郎低下頭,深深地歎一口氣,「不……是我的的錯,抱歉、四郎,讓你擔心了。」

四郎走近沙發,手撫上二郎順軟的髮絲,像是在安撫小孩子一樣的舉動。

「知道四郎你很聰明、細心,只是沒想到你知道那麼多……」

「也不是全部啦,而且一郎喝醉套話很好套……又或者他故意讓我發現的……」後面的話語吞進肚裡,看著二郎疑惑的望了過來,四郎坐回原本的位子把東西收拾好。

「我出去跟三郎他們打棒球喔……」

「……嗯……路上小心。」

 

 

 

 

尷尬至極。

這是舞駕二郎現在的想法,在四郎出去後過一陣子,五郎和一郎竟然一起回來了,大概前後差個幾秒進門吧。期待著三郎或者四郎出現的想法真的太天真了。

五郎說,四郎叫他回家,他也覺得累了就自己先回來,一郎則是繪畫告一個段落所以回來休息。

現在舞駕二郎繼續看著今天的第三份報紙想著等等該怎麼跑上樓回房間,但是這樣的想法馬上浮現出剛剛舞駕四郎說的那些話,就是自己一直逃避才會造成現在的局面。

「二郎……油畫顏料用到衣服了,用什麼洗才好……」一郎來回在沙發晃來晃去,深怕衣服上的顏料沾到沙發上。

二郎聞言放下報紙,一瞬間和看著電視的五郎對上眼,還是趕緊起身抓住一郎的袖子。

「兄さん……我不是有放圍裙在你的畫室……沒穿嗎?」蹙起眉頭,舞駕二郎失笑,雖然看起來像是在生氣卻笑得很寵溺,一郎只是含糊的回應,「……忘了…」

「真是的……」無奈的稍微看了一下衣服的慘況,接著推著一郎碎念著去洗澡啦幫你洗衣服,看著一郎脫下衣服遞給他,一郎手環上二郎的後腰,薄唇勾起好看的弧度吻上二郎的眼尾,「別鬧了,快去。」原本甜蜜的語調在餘光瞄到五郎還看著這,原本笑眯起眼的表情閃爍,稍微收斂起笑意把一郎趕上樓。


手上拿著色彩斑駁的上衣跑去先掛在餐桌椅子上,看著五郎的視線在他身上不曾移開,支吾的開口,「我……」話未說完打算走上樓梯,剛轉過身,手腕被用力地抓住。

五郎抓住要逃走的二郎,兩人的動作僵持不下,五郎等著二郎回頭,但是開口的語調似乎很害怕,問著,「為什麼二郎不正面看我……還有看待我這份感情,從我告白後你都處於很消極的態度、我只是希望你能……稍微不要把我當弟弟看……」

「對不起……」

「一郎到底哪點吸引你、看起來沒有哥哥的樣子,一點也不可靠,也總是很自我、他……」失控的話語從五郎口中脫出,渾身發顫像是掙扎著,從他跟二郎告白後,二郎沒有拒絕他,更不用說答應他,二郎避開跟五郎獨處的機會,但是也沒看到他跟一郎獨處的畫面,四郎也沒有碎唸著他,像是恢復到往常一樣,即使他盯著二郎看,二郎再也不會看著他的眼睛。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等到現在這樣的機會,他寧願二郎一次把他推開,也不要這樣似乎他努力就會有機會的感覺。

「二郎……」
「我……對不起……我果然只是把五郎當弟弟……」

「我不懂!還是、如果我表現的比一郎好,你就會看我……我絕對會是比一郎更可靠的……」


對於五郎說出的氣話,二郎深深吸一口氣,在這一瞬間他感受到兩人不成熟不理智,他轉過身看著五郎,反扯住五郎的手臂,緊緊抱住對方,「五郎……你明明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我沒有一郎不行,應該說,我們所有人,深深愛著對方,了解對方在家裡的重要性,我們沒有對方不行、我對於你傳達給我的感情……抱歉、我無法接受,我曾想過是否就該這樣縱容你,但是這樣的溫柔又是不正確的,我跟一郎的交往在正常世道裡是個荒謬的錯誤,你更不能……,你不是別人……不要成為別人……我,真的沒辦法接受你的心意。」努力的找著詞語想要表達自己的想法。

聽到五郎嗚咽的聲音,二郎胸口悶痛感放大,說到底他都是自己從小疼愛到大的弟弟。
五郎推開兩人的擁抱,扯過二郎的手把他壓倒在地,看著二郎沒有淚水卻很悲傷的表情。

「你總是說的很讓人信服……」

「我跟一郎……已經是深陷於泥沼般無法脫身的關係,五郎……我沒辦法……」
「你總是這樣!可惡……可惡、可惡、!」手握拳讓指甲深陷掌心捶打著地板,五郎彎下身想要吻上二郎,在兩人可以感受到對方吐息的距離,二郎依舊是悲傷的表情,五郎咬牙切齒的抽氣,突地起身,跑出家門。

整個人呆滯的癱在地上,二郎兩手抹殺住似乎要失控的面孔,張闔的嘴發顫的身體說著啞語。

「二郎……」一郎溫和的聲音出現在二郎身邊,遮掩住面孔發顫的手離開,看向站在他旁邊的舞駕一郎。

二郎緩慢的起身,束緊的眉頭被一郎的吻紓緩,環抱住對方緊緊吻著。


「是嗎?那你先陪著他吧,我現在去接他。」夜晚,餐桌上舞駕兄弟少了一個人,一郎接到斗真的電話,大概了解五郎跑去他家了。
掛了電話看著在旁緊蹙著眉頭的二郎,大手撫上對方的髮絲,「你沒有錯……別自責了。」

「等等、我去帶他回來吧?」二郎眨著濕潤的雙眼,有些不安。

「不,我去。」一郎笑眯起眼,接著走去客廳拿起外套穿上,穿過廚房看著今天負責晚餐的三郎和四郎,「我出去一下。」

「慢走——」
「大叔快點回來喔。」

「就說別叫你哥大叔……」失笑的笑了幾聲,走過弟弟身邊小聲的叮囑,「注意一下二郎喔。」

「「好——」」


「一郎……你來啦。」斗真打開大門笑得略顯尷尬,一郎停在門口往裡頭探,「五郎呢?」

斗真聞言只是側過身讓站在他身後的五郎和一郎對上眼。

「你們慢說吧……我先進屋,要離開的時候再叫我出來鎖門吧。」斗真擔心的看了兩人幾眼,離開玄關。

「五郎,回家吧。」一郎沒有像以往一樣露出軟綿的笑容,溫柔的眼尾,只是面無表情。
「……你應該知道了吧,剛剛的事。」五郎站在原地兇狠的瞪著一郎,扁嘴似乎在舒緩不滿。

「抱歉啊,我搶走了二郎。」一郎笑開了臉,做著令人討厭的鬼臉還有得意的語氣,五郎瞪大眼下一秒走向前要扯上一郎的衣領。

「但是……」突然接下去的話語讓五郎停了腳步。

「我不會把他給你的。」一郎微微蹙起眉頭,一瞬間的氣場讓五郎有些驚嚇,瞇起的眼眸帶著一點微慍和不耐,大手梳過前額的髮絲,薄唇似乎下一秒會說出危險的話語。五郎想起以前三郎常說,哥哥以前的樣子。

五郎只能瞪視著一郎表達不滿,這瞬間五郎也知道自己贏不過一郎,現在的他只是小朋友胡鬧。

一郎看他一點動作也沒有,嘆口氣,貓著背,攤手,「你有任何不滿的話,你揍我吧,別讓二郎擔心你,趕快完事回家吃飯。」

五郎瞪大眼眸,走向前一步,「你要讓我揍?」
「嗯。」
「這算什麼……」
「雖然我沒有錯,但是你是我弟弟,二郎也是,所以這整件事就是算哥哥我的錯……」

「你說的喔……」五郎握緊拳頭,抬起手臂衝向前幾步準備揍下去。

碰!

「……誰會揍你啊混蛋。」五郎緊緊抱住一郎,帶著鼻音的語調,頭蹭著一郎的頸間。

說到底他們是兄弟,五人感情是多麼的好,他們自己最清楚,因為這樣的事而幼稚的出手的話,做不到。

一郎挑眉噘起嘴,呼呼的笑了幾聲,回抱住五郎,大手搔著五郎的髮絲,回到往常含糊的語調,「這次失戀會讓你成長喔!」

「囉嗦!」

感受到肩頭衣服的濕潤,一郎裝作沒發現的拉著舞駕五郎,感謝斗真的幫忙後,兩人一起回家了。

 

 

 

 

尾聲、


  五人都坐在客廳沙發上,討論著之後新年難得的假期該去哪裡小旅行,一郎和二郎都請好假了,三郎興奮的拿著旅遊說明書,「那去北海道?」
  「太冷,pass。」 三郎看著四郎面無表情的拒絕,再提議,「沖繩!」
  「太遠、太熱,pass。」

  

  「千葉!」
  「太普通,pass。」

  「舞駕四郎你少欺負我——」
  「笨蛋三郎走開!」

  看著三郎和四郎又扭打在一起,二郎無力的勸架,視線轉向睡眼惺忪的一郎,「一郎想去哪?」
  「能釣魚都可以……」
  「……」

  「二郎,京都如何?你看、」五郎拿著自己查好的資料遞給二郎看,兩人開始熱絡的討論起來。
 
  在上次舞駕一郎把五郎帶回家後,五郎只是彆扭的小聲道歉,但是得到二郎的大擁抱,之後兩人的相處模式漸漸就有點回到以前的感覺,只是五郎似乎言行成熟了許多,成長迅速。

  「好啦你們別打了,看一下五郎給的資料,很厲害呢……」二郎分開在沙發上互相搔癢的三郎、四郎,把資料塞在他們手中,口中的語氣充滿得意的寵愛。

 

 

 一郎濛濛的看向五郎,兩人對上視線,舞駕五郎露出得意的笑容,說著無聲的唇語。

  『我會、超越你的。』

  舞駕一郎應該危機意識要響起警鈴,他卻只是回予一抹微笑。

  他期待著舞駕五郎會成為多麼厲害的男人。

 

END

 

========================================

大家好

是我

番外我就不貼了 XDDD 有買的就知道是什麼番外wwww

寫修羅場真的很糾結XDDDD

所謂的兄弟,果然羈絆很強,撕破臉很難啊(?)

下周開始繼續山組&竹馬的長篇連載!

我其實沒寫很多(ㄍ

晚安!


评论(6)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