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竹馬/相二】生日賀文-花淚。

嵐的竹馬(二宮&相葉)

是相二

清水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看過有人寫過,遇到喜歡的人口中會吐出花,衍生出來自己改的花設定(?)

NINO視角/生賀

==============================


我是個容易懷念過去的人,常常突然藉由某種人事物回想起讓自己悲傷的回憶,默默的掉淚,這時候像是出現了幻覺一樣,自己抹掉滑落下來的淚水,濕潤的觸感消失,一看,變成了黃偏橘色的長花瓣。


我沉迷著掌上遊戲機,其實這遊戲我打了好幾百次,只是人放空著,手自動的按著按鈕,呆滯的褐眸裡是青光的螢幕,但是默默的哭著,花瓣掉落在我盤腿起來的腿上、褲子上,佈滿有些發皺的棉褲,自己就像要枯萎的花一樣,不斷的,眼前像要被鮮豔的顏色占滿一樣,依舊機械式的動著手指,過關的音樂響起,花瓣淹沒我的遊戲機。



自己每次、每次回想起就會讓自己心痛,默默掃著自己變出來的花瓣,倒進垃圾桶裡。

把那些痛苦也倒進去。



聽著午夜,電視櫃上的鬧鐘響起一聲提示音,呆站著,駝背的看著桶裡夾雜一些灰屑的花瓣,靜靜的。


無法動彈,像被灰塵夾雜的花瓣一樣。


深夜,手機響了,我稍稍從電視遊戲螢幕上移開視線,熟悉的名字映在我眼瞳。

一指滑開手機,順便開了擴音,有些嘶啞卻帶著鼻音的聲音出現在我的客廳。

 

『nino,有空嗎?』

「我說沒空,你也會說下去不是?雅紀くん。」手持著遊戲手把依舊舞動著。

 

『好像也是呢……』他笑了幾聲,很輕。

「怎麼了?」眼神逐漸有些渙散,像是無法集中一樣。

 


『我們,分手了。』語尾帶著些許哭腔的對方,有點狡猾。

「恭喜你啊,這是第幾個了呢……」我放下手把任由遊戲音樂繼續撥放著。

 

『真是……』你似乎在苦笑。

「你在家?」

『嗯。』

 

 

我忘了自己最後一句說了什麼,等他先掛了電話後,遊戲結束,我關起了電視螢幕,一面黑的螢幕映出我和客廳,手機擴音出來的嘟聲,像是耳鳴一樣,回響在我耳裡,回響在我的屋裡。


放下的手把,我低下頭,手揪住胸口,自言自語一般,「為什麼答應,現在要去他家呢…真是蠢。」一片花瓣掉落在我的腿間。

 

 

每次,在相葉雅紀跟女朋友分手後,即使不是第一時間跟我說,或著在休息室,別的場合跟我說,他總是讓我先知道,他說,我是他認識人生大半輩子以上,最好的朋友。

每次,我並不會安慰他,而是嘲諷一般地說著

「恭喜你啊。」

「第幾個了啊?」

「你真慘啊。」

「學不會教訓呢。」

 

即使我這麼說,他總是露出鬆一口氣的淺笑,「謝謝你。」

 

他像是不談戀愛會死的體質一樣,即使勸他休息一陣子如何?過沒多久又聽到他跟誰開始交往。

 

而我像變魔術一般,淚水變成花瓣的這症狀,就是在我發現自己喜歡上相葉雅紀後,他再度交了女朋友開始。

 

習慣聽他失戀時的訴苦,不可能因為這樣就遠離他,所以還是,一如往常,待在他的身邊。


在每次陪他過後,有時候留宿在他家,深夜清醒時,看著他哭紅的眼眶和鼻頭,自己默默為他蓋上薄被,拿起啤酒喝了幾口,花瓣再度飄散在我和他身上,隨著我越靠近他的睡臉,花瓣從他的鎖骨,延綿到脖子。


好幾次,自己似乎要吻下去時,看到花瓣掉落在他臉上,我就會停住。

這時候,想要吻他的自己,是不行的。


就讓這些花瓣代替我對他訴說無法開口的感情,掉落在他身上。


 

我曾思考過,我這些花瓣是哪種花,默默的拼湊也不知道是什麼,它是個不完整的花朵,少了中心的部分無法得知,就像我的思念裡的缺陷一樣,永遠不會有人補滿。

 

可笑的是,當晚做了夢,我在很美麗的向日葵花田裡,跟人差不多高的向日葵花,都朝著太陽抬頭盛開。

豔陽的照射讓我瞇起眼無法看清天空,我也想像向日葵一樣,仰望自己的天空,還有太陽。

 


我轉過身想要離開,卻看到地上一個沒有花瓣的向日葵,只剩下中間的芯。

而我低下頭,看著被落下的那個向日葵,被別人撿起,抬頭想要看清那個人,陽光太刺眼了。

醒來,自己身旁都是花瓣,不是,是掉落的向日葵花瓣。


 

我再次被自己的情感淹沒深陷其中。


 

 

「ス、キ、」像是練習台詞,清楚的口型說出兩個單音。

 

我身旁的手機再度響起。

 

「喂?怎麼了,雅紀。」

 

我只要不說出口那句話,就好。

 

 

這樣流出花瓣的症狀無從痊癒,平常演戲的哭戲,流出來是一般的眼淚,只有、

想的是那個男人的話,才會是花瓣。

這是我自己的自我暗示嗎?

 

從他交了新女朋友後,過了一年多了,他們很順遂,這樣是最好的。

而過了今天的午夜十二點,就是我的生日。

就和往常一樣,買著消夜,待在客廳打遊戲通宵,等著團員的簡訊。

 


在相葉和女友交往期間也有幾次去到他家,看著他笑得迷人說著他們做了什麼,他們去了哪,他們吃了什麼,我忍不住吐槽。

「什麼啊,都是我跟你去過的地方啊……」笑得刻意諷刺,撞了他幾下。

他只是笑了幾聲,「因為跟和也去都很開心,想說帶她去,她也會很開心的。」

「那,真是太好了。」

 

 

 


午夜十二點整。

我掏出鑰匙緩慢走向自己的大門,卻看到不該出現的男人在我家門口。

「啊啦,要給我生日驚喜也不是這樣……」圈在手指的鑰匙被在手中的手機震動跟著發出聲響,大概是團員的簡訊。

一聲、兩聲、三聲、

少了一封,當然啊,那個人現在起身站在我眼前。

 

以往清澈的眼眸我卻看不清他在想什麼。

 

「……相葉氏沒傳生日簡訊給我,真傷心、嗚!」我帶著開玩笑的語氣,話說到一半他卻走過來抱住我。

 

「怎麼了?」感受到不對勁,詢問。

便利商店的提袋掉落在地,我的腦袋迴路也掉線一樣。

 

「我是個大笨蛋!!」他抱著我這麼說著,似乎太激動,搞得我跟他一起晃了幾下。

 

「你在說什麼?」我拍拍他的背想叫他解釋,他抓住我的肩頭,分開後開始一串的話語。

 

「我跟女朋友分手了,我,一直都在逃避,我真是笨蛋!」他音量有些過大的說著。

「什麼?我們先進去說?」想著該不會又被甩了,腦袋當機了?

 

「我喜歡和也啊!」他的話讓我一瞬間窒息。

 

我原本要開鎖的動作停下,忍不住瞪大眼看向他,「你這傢伙知道你在說什麼嗎?」我有些慌張的趕快打開大門,在他要說下一句話之前,拉進屋裡,鎖上。

 

 

 

 

「你真的笨了嗎?」我們兩人坐在客廳的地板上,並坐著,背靠著沙發,我弓起雙腿,把臉埋進膝蓋裡。
側過臉一臉嘲諷的勾起貓嘴,笑笑地看著相葉愣住的神情。

 

「不、」他開口了,似乎有些苦惱的皺起眉頭,是少見的表情。

「我一直知道,你的感情.....但是,你是我的親友所以、所以、很猶豫……」他像是說著很對不起我的話一樣,原本似乎打算好好地說完,卻越來越小聲。

我討厭啊,他這樣的溫柔和愧疚。

我回應了一聲,悶在喉頭有些苦澀的單音,移開眼神。

等著他繼續說下去。


「但是,還是不自覺的把女朋友帶去你和我一起去過的地方,每次看向女朋友的時候,總是有你的影子重疊,每一次,越來越嚴重……越來越寫實,就……」他看起來有點痛苦,所以我才什麼都不想說。

「「像得了病」」我們兩人同時說出一樣的話。

 

我只想以他最好的朋友為自居,我在他人生已佔了大半輩子已滿足了,看著他幸福,沒什麼比能讓我這樣陪著他,看著他笑更好。


我們如此的了解對方,即使對方察覺我對他的心情,只要誰也不提,我們就可以搭著肩維持現況。

但是偏偏他不是忍耐的個性,以為自己隱藏夠好,但是他是個細膩的人。

 

讓他煩惱的我,太糟了。


「NINO……?」他驚訝的看向我,似乎察覺到什麼。
「和?」換個稱呼,像是逼問我一樣。

 

都被發現了,全部說出口,讓他好好嫌惡我一頓,我再傻笑,或許就可以,回到以前。
緩緩的開口,「………我也得了病,在我發現的同時,只要想起你,我的眼眶流出的不是淚水,是花瓣,向日葵花瓣。」我應該要很平穩的出口,卻聲音有些發顫。
「一開始我很慌……努力克制在你們眼前不要發生這現象,但是,現在你突然跑來說這些話……我……」


不是、

我這樣沉重的感情,如果結尾只能讓自己傻笑帶過,這算什麼?

一直都懂流出來的花瓣是代表什麼不是嗎?就是因為知道才刻意無視,以防自己暴走。

而我如此的努力,現在是對方自己踩進了範圍,那我……

 

「我、根本無法控制了!!笨蛋!!」

我,怒吼了。

 

眼框被耀眼的顏色掩蓋視線,一眨眼,隨著重力飄散在我身旁的花瓣,飄落在我們兩人之間,無法克制的感情過於壓抑的宣洩而出。

早該這樣不是,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暴走。

 

那場夢,向日葵花田,掉落在地面沒有花瓣的向日葵,蔚藍的天空和耀眼的太陽,撿起向日葵的手。

所有的一切都代表著我們兩人,都代表著我不能說出口的所有。

站在我對面露出笑顏的人是誰,我再清楚也不過。

 

我低下頭摀住自己的臉,卻感覺到體溫偏高的他挨近我,溫柔的語調「和也……」
笨蛋……不要叫我。


他的手溫柔的搭上我的肩膀。
笨蛋!不能再靠近我了!

「你……喜歡……我嗎……」他小心翼翼的詢問。

 


一瞬間一股怒氣,抬起頭忍不住要大吼,而眼眶裡的一片花瓣要從我眼尾飄落下時,他的唇,輕輕的吻在我的眼尾。


耀眼的顏色,不見了。

花瓣………消失了。

 


我瞪大眼眸無法反應,相葉雅紀和我對上視線,緊緊擁抱住我。

發愣的手,緩慢摸向自己的臉,花瓣不見,取代的是眼淚啊……

頭埋進對方柔軟的髮絲。
是讓我安心的香味,是我熟悉的體溫,緩緩的回抱。

「喜歡你……雅紀。」花瓣代表自己無法割捨的愛情。

「我也是、抱歉,讓你等那麼久。」他壓低有些嘶啞的音嗓,讓我鼻酸。

 

向日葵的花語-

光輝、高傲、忠誠、愛慕。

沉默的愛、不變的愛。

 

 

---勇敢的去追求自己想要的幸福。

 

那晚,我做的夢

兩人躺在向日葵花田中,聳高的花幫我們擋住一點陽光,躺著有些軟的泥土和掉落的花瓣佈滿我們四周。

 

他拿著盛開的向日葵,露出溫暖的笑容,握住我的手,叫了我的名字

「和。」

 

花淚,不再出現了。



END


===================================

大家好

是我

這篇是NINO的生日賀真是抱歉遲到太久QWQ

竹馬這樣的故事氛圍是我最喜歡的~向日葵代表二宮,掉落的花瓣是他無法出口的感情

蔚藍的天空和太陽是所奢望的對方。仰望的向日葵

這時間發大概沒什麼人看XDDD

如果我有畫圖能力超想畫竹馬跟向日葵QWQ!!

二宮和也~33!!!  

凍齡17歲小惡魔生日快樂!

感謝你出生在這個世界,和嵐和你相遇真是太好了!感謝你是大野桑最好的朋友(?)感謝跟翔醬一起胡鬧,感謝和相葉醬互相照顧,感謝你那麼疼松潤(?)感謝你自稱第一嵐飯,藉由你的視角看到更多不同的嵐!心思細膩的你今年也辛苦!!生日快樂!33啦(?)



评论(7)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