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竹馬/架空】車廂中的乘客-02

嵐的竹馬(二宮&相葉)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架空注意

自我流注意


=============================================

結束一如往常參加的社團訓練,帶著開朗的笑容和同學告別,「相葉ちやん,又要回家幫忙了?」拿著鐵製長形拖把拖著木製地板,社團的學長對著笑得瞇起杏眼的少年問著。


「是呢,抱歉、之後比賽大概也沒辦法……」撿起地上滾過的籃球放回球籃,抓起書包聽著學長說著中華料理店真忙碌之類的話語,拉開體育館的門奔跑出去。

 


黏膩的汗水未擦乾,隨著奔跑的速度任風竄進自己的襯衫裡,隱約得頭疼。

 

其實他也沒有急著要奔跑回家,只是想要跑,想要讓自己深深的呼吸空氣,手抓住心口一股難受,即使喘息已混入雜音,發出嘶嘶的氣音,隨著夕陽的映照,隱約的視線是人行道旁的扶手,和在下方的住宅屋頂,自己的雙腿越發沉重,橘紅色的太陽照的似乎身體燃燒起來一樣,影子裡的腿拉長如同異形一樣。

 


他抓著書包肩帶,在車站出票口放慢一些速度,重重的吐氣,再吸氣,無視胸口炸裂的疼痛,只是蹙著眉頭,掏出票要進入月台,但是停下腳步,原本只有風呼嘯的聲音變成吵雜的人聲。

 

抓著隨身碟,從有些雜亂的書包裡拿出CD,耳機塞入耳裡,弄亂耳邊的軟髮,笑容消失,只是面無表情。


無所謂的神情,在票夾口前轉彎,走入車站旁的巷子裡,看著木門外的紅色大旗幟,寫著拉麵店,走了進去。

 


「歡迎光臨!啊、小鬼,這幾天都很早來呢!」櫃台另一頭的老闆笑得豪爽地問著,忽略掉少年一瞬間被瀏海掩蓋住的神情,相葉撥過自己的細髮,一如往常的笑容,「是呢,想趕快吃到老闆的麵啊--」

 

在小店裡吃著拉麵,是從以前到現在社團活動結束必做的事,聽著拉麵店裡詭異的古調,老闆製作著拉麵哼著的和音,旁邊上班族們下班後放鬆的對話,壅擠的小空間卻非常的暖心。

 

牆上有些破舊的菜單又如何,過於昏暗的黃燈又如何,望著眼前自己扳開不對襯的環保筷,似乎過於油膩的湯頭映出自己的臉,即使自己沉默下來,也不會有人感到異狀,旁邊還有別的客人,埋頭對著碗的自己,像是個餓過頭埋頭苦吃的少年而已。


端起碗公猛地喝下未失溫的湯頭,灼熱感從口腔沿綿至喉頭、胸口、胃,難受得讓人反胃刺激。

 

聽著老闆笑著少年太魯莽的舉動,相葉傻笑著回應「太餓了,沒辦法……」付了完整的零錢,笑著和拉麵店的大家說再見,掀開布簾,走出外頭已昏暗的巷弄,嘴角的弧度恢復平整,一樣拉起耳機,大步走向車站。



走入月台,現在大概是八點多,相葉手插在口袋裡站在月台旁等著下一班電車入站,看著對面的月台電車駛入,這時候沒什麼人,對向也是,看著空無一人的車廂窗戶玻璃映出自己的身影,對著那個幾乎看不清自己表情的玻璃,笑了。

 

 

漂亮的笑臉,勾起的嘴角,白皙的貝齒,笑得瞇起的眼尾,眼角的細紋,眼下的眼袋,眼神呆然。

「啊……」電車駛走,玻璃裡笑容燦爛的身影扭曲模糊,隨著消失,自己剛剛的嘆息如同垂憐惋惜著什麼,在這空無一人的月台上。


耳機裡的音樂聽得讓他暈頭轉向,一句話都不想說。



他總是習慣那樣的笑容,大家也對那樣的他熟悉,如果自己稍微鬆懈,旁人就認為自己異常,關心的問著,怎麼了?心情不好嗎?哪裡不舒服?

 

說到底,自己其實也是有情緒不是,害怕著什麼,而偽裝自己的笑臉,最初或許真的是真心的笑了出來,隨著事故後,看清了很多,而自己隨著胸口裡的破洞流失了什麼,為了維持正常,努力的恢復到以前的生活,一如往常的活動,一如往常的談話,一如往常的笑容,一如往常陽光朝氣的自己,這都是外人所看到的自己,即使心口隱隱作痛。


成為了所謂的人氣王,那又如何?自己笑容的背後或許是連自己也無法了解的悲哀。


或許學生的煩惱真的沒什麼,等到自己長大過後會這麼想,但現在這些就是他生活的全部。

 

一個未出社會前的模擬社會。

 


電車入站的音樂響起,摘下耳機緊握在手心,低下頭他想著,自己厭惡著現在的生活,並不是外人的錯,是虛偽的自己造成的,他想帶給大家正常,他想帶給大家歡樂,所以就是勉強自己。


電車駛入月台,吹入的風暖得讓他灼燒,隨著電車減慢速度,相葉緩慢得抬起頭,看著沒有人的車廂一節一節駛過。

八點五分從東京發車至千葉的電車準時進站,六號車廂經過相葉的眼前,他和一名車廂內的少年對上眼。

 

呆愣住。

 

他在對方琥珀色的眼瞳裡看到的景色……

 

六號車廂駛過,瞪大眼看向駛到前方的車頭,眼前的車門開啟,裡頭的冷氣吹來。

相葉搔過自己耳邊的碎髮,走入車廂。

 

隨著車門關起,車廂內空無一人,相葉或許應該趕快找個位子坐下,他可是要坐一段路程,車廂搖晃,和鐵軌的撞擊聲讓他耳鳴,一瞬間覺得窒息,忍不住像缺氧一樣大口喘起氣來。


他知道自己不該這麼做,打開了自己所在車廂的間隔門往前走去,身體有些搖晃,又像隨著電車搖擺,又走過一節無人的車廂,再度打開門,像是無止盡的直線公路一樣,不斷的重複,隨著電車的減速,下一站似乎要到了。

 

他走向前,看著自己所在的七號車廂,電車停下了,他打開車廂間隔門,看著六號車廂連接月台的車門關起,車廂內空無一人。

 

走進六號車廂,相葉坐在剛剛和他對上眼的少年,對面的位子。


全身癱軟,像是放鬆了一樣,「啊……」宛如哀鳴的細蚊音調,像是求救一樣,最後無聲的唇語,仰頭閉上眼,似乎打算讓自己小睡一覺。

 

他大概覺得,會有人叫他起床吧,如果可以,他希望是剛剛那名少年。

 

耳機攤在手掌心裡,耳朵聽著鐵軌的聲響。

 


車廂中,只有他一人。

 

 

TBC

 

==================================

大家好

是我

今天交嵐看,長瀨君超帥,天然組超可愛

說一下這章吧XD這次是相葉的視角

發生了某件事,讓他改變了,就跟第一章的NINO一樣。一個是突然,一個是持續的(說什麼)

有點想讓這故事加快一點速度

寫的完整的話,讓竹馬自己出一本當做紀念XDDDDD

今天棚拍完真的累到XDDD

感謝看到這~

晚安~


评论(4)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