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栗原一止中心】無常。

新刊通販相關

今天的晚上八點開放通販囉!詳細點入上面的連結XD

抱歉占個TAG!

==================================

電影-神的病歷簿-栗原一止中心

無CP

自我流抒發注意

無頭無尾XD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

似乎有些濃烈的酒精消毒味,揮散不去乾涸血液的鐵鏽味。


半夜的寂靜劃過鳴聲在他們的急診處彙集,湧出的是吵雜的人聲和驚慌的家屬,醫護人員的冷靜和他們形成對比,真可怕的景象,不,只是看的麻木,懶得去理會的景象,現在太陽已升起,外頭是有些昏暗的凌晨,急診室依舊鬧哄哄。


「醫生,快去休息吧。」值班時間結束,護士看著栗原呆愣站在那把他推到旁邊,隨即被來接班的同事搭上肩。

「怎樣,小子,今天有突破自己的紀錄嗎?」
每次輪到栗原值班就暴增的病人數。

「有呢,差點連自己也得急診了。」栗原扶正垮下來的鏡框,過於虛弱的乾笑幾聲,打招呼結束,兩人往不同方向走去。



栗原看著自己腕上的手錶,「六點……可以睡一個多小時吧……」八點要去巡房,九點要看診。

回到辦公室隨意鋪好地墊躺下,像是昏厥一樣的睡死。

嗶—……嗶—……
反射性的跳了起來,睡懵的抓著手術服的衣領,栗原抓起胸口口袋的公用機,把鬧鐘關掉。

「懵懂……懵懂……」低喃的像是說著夢話,聽著肚子發出聲響,也根本沒時間吃東西。

起身稍微整整衣領,拖著沉重的步伐邁出辦公室,把口袋裡的內科名牌換上,急診室值班醫生的牌子塞回口袋。

「早安,醫生。」值日班的護士很有精神的跟栗原打聲招呼,他突然覺得非常刺眼。


經過牆上壓克力的廣告,裡面模糊映出他的面容,即使看不清楚,栗原也知道,真的慘不忍睹,他自己的臉。
把自己負責的病人巡過一輪,來到了最後一房。

「早安。」盡量的笑容讓自己不要嚇到對方,畢竟可是個剛成年的女孩子。


「早安,醫生。」女孩剛整理好躺椅上的棉被和枕頭,似乎也梳妝好了。其實沒必要有家人陪伴,不過似乎是家裡的堅持。

「要去上班了?」栗原看著女孩戴上男式的手錶,半長的頭髮俐落的紮起來。
「是呢,醫生,我父親昨晚還是不願意乖乖吃藥。」女孩苦笑著帶點氣憤的語氣,栗原也只能跟著苦笑,畢竟總不能硬逼著病人吃藥。


「還有鼻胃管他會一直拔掉,藥我先餵他吃胃藥了。」女孩滔滔不絕,似乎比那些看護還要專業。


也不是嘛,這女孩年紀輕輕可是就在這醫院工作。

雖然不是護士而是別的單位,但是同事全是醫生護士,醫療知識意外的吸收很多,和這樣的家屬談病情時,也輕鬆許多,至少不會情緒失控。


但是,他的家人似乎利用這點,完全拜託這女孩照顧他父親,即使就在上班的醫院,女孩體力這樣也撐不了多久。


「那個……今晚還是你照顧嗎?」
「是的……」


「但是,這幾天是你父親精神最不穩定的時候,這樣你……」


栗原回想起昨天自己看診完馬上被住院護士叫去內科病房,看到的是女孩的父親自己拔掉點滴針頭,面目猙獰,兩個護士都架不住他,而女孩臉上有著掌印,有些無措的在旁掉著眼淚,喊著「父親、你清醒點!!」女孩的父親只是瞪著他,瞪著其實兩天沒睡只害怕父親半夜病發鬧事,跑下床跑出病房的舉動,那樣已經疲憊不堪的女兒。

「清木さん……請冷靜下來。」栗原走向前扶住男人,對方舉動不再如此失控,冷靜了下來,栗原趕緊吩咐護士,「幫我給他打鎮定劑。」

這不是精神疾病。

這是癌症細胞的作祟。
癌症細胞侵蝕到骨頭,鈣滲透到血液裡濃度過高,流到腦部導致成這樣的結果,會出現幻覺會有反常舉動。
女孩……清木ちやん攤坐在椅子上看著他父親安穩的睡著,「清木さん,你也趁這時候好好休息吧。」他眼眶裡的淚水不斷流出,這是怎麼樣的情緒呢。

悲傷,害怕,生氣,又或者?


沒有人能瞭解他這時候的心境,他像是自言自語一樣說著,「已經瘦得不成人形,已經沒有力氣能爬起床,卻怎麼樣都要打我一巴掌……」泣不成聲。

「……你沒做錯任何事,沒事的……」栗原不擅長應付家屬的情緒,意外的,女孩只是靜靜的哭,然後自己勾起笑容說著,「我沒事。」明明才剛成年的女孩。

栗原想再多說些什麼,無奈的是看門診的時間到了,而他覺得自己也不能說出多好聽的話。
回想起昨天,今天似乎狀況穩定多了。



「醫生……」女孩看了睡著的父親一眼,示意兩人到病房外,看著女孩眼下浮出的眼袋還有黑眼圈,栗原放軟音調。「怎麼了?」


兩人站在門外,現在已經是看診時間了,但是無所謂。

「我母親,昨晚決定了,放棄治療吧……」平板的聲線如同無生命的機體,沒有顫抖沒有任何情緒。
這是所謂的無力感吧。


病人折騰著家人,不配合療程,雖然一定有他的理由,但是對於不是當事人的他們,誰也不會了解,醫生只是聽從家屬的意見而已,但是病人的意願呢。


「您父親……知道這個決定嗎?」
「……不知道。」

「那晚上清木さん什麼時候會來換你照顧呢?」
「八點……」


「那時候,我跟您一起跟您父親提這件事吧?」
「好的。」


栗原還不想放棄,擔心家屬的說法讓病人絕望,決定要在他在場的時候討論這個事情,微微鞠躬和女孩告別,走過護理台停下腳步,不知道女孩會不會理會他,卻開口了,「有需要請心理療程的醫生嗎?」雖然像是說著需要輔導一樣。

女孩很有默契的轉過身,微駝的背挺直了一點,「……就麻煩您了。」疲憊的笑容漾起,離開了視線。

「栗原醫生,你遲到很久了,要是被上頭知道可不妙。」護理台推著工具車的護士進來提醒。

可是……比起因為一點小病就一直來看診把藥當飯吃的病患,現在似乎病房裡的男人比較危險。



晚上,栗原跟著女孩走入病房,是看到他的父親瞪大雙眼看著天花板,嘴巴張闔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父親,醫生找你。」

男人微微側過頭和栗原對上眼,栗原微微鞠躬自行說下去。「關於癌症的治療……」
「不需要。」


「嗯?」栗原看著男人撇過頭,重複一次「不需要,讓我回家。」
「父親!」

「嘛,您妻子似乎也打算放棄治療,清木さん,您同意?」
「反正他們覺得我是麻煩,我會給他們造成經濟負擔,甚至是讓他們沒辦法工作,不需要!」這時候精神很穩定,栗原默默記下一筆。


栗原和他們聊了幾句,想要安撫兩人的情緒,女孩突地掉淚,「父親,我們希望你好……只要你、多配合一點……」濃厚的鼻音,哭花的憔悴臉龐讓人心疼。

「不需要,我也不需要你們照顧,你走!」
「父親!」


「清木さん……先冷靜下來。」看來癌細胞又在作祟,栗原叫了護士進來給病人打了一針。

「過了今晚,看看狀況,還不能放棄。」栗原這樣跟女孩說,輕拍她的肩頭表示安撫。



隔天的早晨,又到了巡房時間,「今天還好嗎?清木さん。」栗原拿著病歷表走入房間,四處散在地上的雜物,倒在桌上的藥粒。
強行拔掉的點滴針頭,兩人互瞪著。

「怎麼回事、得叫護士……」
「不需要了!這男人根本想讓自己死,不需要了!!」女孩崩潰的喊出聲,淚水潰堤不斷滴下,揮舞著手收拾起自己的東西,很深的黑眼圈。


病人進入最後階段了,精神錯亂,出現幻覺,半夜精神異常清晰,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行廁也早就無法自己下床,也因為病人不進食,似乎沒有想上廁所的跡象,身體也會無意識顫抖。


「你走!我不需要你!!」


栗原深深歎一口氣,叫了護士進來處理後,走出房外看著抓著背包哭泣的女孩。

「夠了……不要再折磨他了…」女孩知道父親變成這樣反常是癌細胞造成的,並不是要刻意跟他吵架作對。
「……可是、」


「我父親……身體已經破破爛爛了,他再這樣失控下去,心,也會受傷的……」
「求你!!」

「……我、知道了……」栗原想要的不是這樣的結果。
他真的想挽救,但是家屬的心力到達了極限,互相推托給這個女孩,而女孩崩潰了。

「我知道了,接下來就是打葡萄糖,脂肪盡量維持你父親的生命,藥……還是開給你們,不用強迫他了。」
「嗯、感謝。」

「偶爾休息一下。」栗原想著是否該輕拍女孩的肩頭,還是默默抽回手。
「醫生你也知道的,在醫院上班要好好休息不太可能。」女孩很輕的聲音說完,微微跟栗原鞠躬,離開了他的視線。

過了沒幾天的假日,男人過世了。

畢竟剩下的點滴和藥物只是讓他維持一點活力而已,癌細胞還是在體內肆虐,把人的生命啃食。


過世前,幾乎跟男人熟識的親戚還有家人都在病房陪伴已經進入昏迷狀態喘著氣的男人,血壓脈搏機看著數字慢慢降低,最後下午五點,親戚都離開了。


女孩一個人坐在床邊抓著男人逐漸失溫的手,似乎是在聊天,接著女孩說,「父親,我去買個東西,五分鐘就會回來了,你要等我喔。」女孩不知道在不安什麼,起身靠近男人,一再重複,「你要等我喔!一定喔!」女孩帶點小跑步,不安的離開了病房。

回來看到的是平坦的線劃過螢幕,刺耳的聲響讓人心痛,女孩崩潰的哭喊,在家人趕來一個小時,女孩都抓著男人的手在哭,栗原能做的只是後續的處理。

和看著女孩的淚水滴落在已無溫度的大手上。




「早安。」栗原換上急診科的名牌,明明是深夜時分,栗原像是剛睡醒一樣。
護士看了栗原一眼,「怎麼了?比平常還沒幹勁。」

「負責的病人過世了。」
護士看了一眼栗原微駝的背影,沒有回話。

忙碌了一陣子,護士開口,「哭了?」
「哭完來上班的。」
「很好。」

每天都充滿這樣的無力感,每天的挑戰,每天的一樣的工作。

一股熱血認為自己可以拯救很多生命,可是有時候也不是都如自己所願,有時候,殺死病人,是病人自己,也可能是家人,醫生……什麼都不能做。


深深嘆一口氣,「懵懂、懵懂……」嘆息般的呢喃。


END

==================================


大家好

是我

能看到這的人我覺得真的很厲害XDD這篇只是自己決定要寫出的頗無趣抒發用的文章XDDD

這算是一種看開一種面對的方式

因為這是真人真事呢XD

自己在醫院工作,似乎也到了極限XDDD

抒發過後,帶著後悔和這樣的回憶埋在心裡,就不會時不時在夜晚哭泣

獻給一個人。

感謝看到這

晚安


评论(2)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