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智翔/S視角】無法反駁&小段子

CP是山組(OS)智翔

OOC注意

SHO視角

第二篇是超短小段子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

 

對他的愛滿溢而出,想行動,想更進一步碰觸他,如同帶著刺的玫瑰讓人心動卻害怕被毒殺,窒息的中了慢性毒想要獨佔對方,手伸出卻沒有加近我們的距離,很遠,我看著你對於我專屬的笑容,反而覺得我們很陌生,這是一種防備嗎?我不敢發問、不敢任性、不敢要求。

求你讓我撒嬌,求你讓我身體貼近你,求你不要對我生氣,即使知道你只會對我生氣那是特權,我還是想要你溫柔的對待我。

這時候自己如同女人一樣讓我焦躁的也又多抽了一根煙,煙灰缸裡有混著我和你會抽的牌子,我刻意把菸捻熄在你留下的菸頭上。

 

我期待著你喝醉打給我,你喝醉來我家,喝醉後消失的安全距離。

 

今天你說你去喝酒了,卻已經深夜也沒等到你的電話,是不是去朋友家了,是不是自己回家了,又或者我這樣的存在其實不需要。

 

我喜歡你那欲睡的下垂眼尾瞇起來笑得軟綿,但是也能兇狠的瞪向我,又或者帶點不耐煩的成熟和一點誘惑,我在你面前總是小孩子的感覺。

低喃我對你的專屬稱呼,但是時間久了大家感情加溫似乎又沒那麼介意和特別。

所以很累,我選擇放手,孩子氣的暗自跟團員比較的我放棄了,現在怎樣都好,都被說是媽媽了,那就像個媽媽一樣和團員們玩在一起吧。
但似乎引起你的不滿,即使我不知道為什麼。

我收到你打來的電話,不是喝醉酒的軟綿語調,而是安靜沉穩的低音,和你似乎在大樓裡走動,聽得到你靴子敲在地板上的聲響。

「睡了?」你問我。

「正要睡……」我起身收拾東西,希望預感是假的。

「騙人的吧……開門。」如同我所想的他在我家的大樓。

 

「……深夜不開放清醒的大野智。」我開玩笑的拒絕。

「我,醉了,被灌了櫻井翔的慢性毒酒醉的很慘」

 

「騙人。」醉了明明是我,你放了一滴滴的毒酒讓我慢慢飲入,不知不覺離不開。
我根本已經沒有你不行,而你發現我正在掙扎想要掙脫你,我奢侈的想著或許你很在乎我,但是也常常對自己沒信心。

「開門。」他似乎是停下走動,我含糊的不知道該怎麼回應他,放下收拾起來的袋子,我像是給自己壯膽一樣的胡言亂語。

「如果我開門,有什麼好處。」

「……你想要什麼,翔くん」原本自己高傲的語氣瞬間掉入他發笑語調的圈套,結果我根本沒有贏,或許在我要逃脫的時候你早在我身上纏上透明的絲線讓我以為自己可以的同時卻被你束縛。

你的話語在誘導我,但是我不想如你所願。

「我,不會開門的。」

 

喀嚓。

 

被反將一軍。
 

 

我站在玄關看著自己家的門被打開,他穿著一身黑,皮外套黑褲子黑皮鞋,裡面似乎是白色的衣服。
冷漠的表情,那是對上我才會有的表情

「你什麼時候,打了我家鑰匙……」我掛下已經沒用的手機,看著他逕自脫下皮鞋經過我走去客廳,「收的很急呢……不歡迎我?」



「是你說你要和朋友去喝酒的」我不耐煩的皺起眉頭走進客廳,收拾東西丟去垃圾桶,「我要睡了。」我對著他擺了擺手,打算走去自己的房間,反正我家結構他一清二楚,要睡自然就是去客房。

他看著我的舉動,笑了。

「等我。」他扯住我的衣擺,原本剛剛的戾氣變得軟綿,有點甜的語調對我來說是劇毒,如同刺針在我的身體讓我動彈不得。

「你……總是……」我自己無奈的語氣,每次到最後總是贏不過他,應該說,我從來就是沒打算贏他。

 

他原本在我後頭,看我僵硬的停下腳步,扯過我的手腕,帶著我回房間。

自己的房間裡面是雙人床,只是因為自己睡相很差所以才會買大張的,現在卻是被大野智用來給兩人一起睡。

「你去客房睡。」最後的垂死掙扎。

 

你轉過頭看著我,吻上我的手心,探出舌濕潤我掌裡的痣。

一股騷動從心頭迸發,我蹙起眉頭卻沒抽回手,濕熱感離開我的掌心。

像是被他控制一樣,我坐在床沿,他欺身壓上我,一切都是如此自然。
 

 

肉末


02.

無關的小段子(?)

 

「翔くん,怎麼辦?」當大野拿著久違沒在他手上的劇本,晃到櫻井座位旁邊,櫻井放下報紙,疑惑的看著對方的臉。

「這個角色我不懂。」

「主演都這樣說,怎麼問我……」櫻井失笑看著大野湊向他,噘起的嘴不滿的似乎想要索吻,櫻井即使察覺到,選擇無視。

現在可不是只有他們兩人在休息室,看著大野直看著他,眼睛突然發亮。「啊、我知道了!」


「知道了?」櫻井放下無法專心看完的報紙,看著在旁無動於衷打著遊戲的二宮,覺得自己是不是對大野智人太好。

「事業有成的社長但是在愛情技能苦手,那就翔くん啊。」

「……大野智,我可不幼稚,個性也沒那樣啊!」櫻井愣了幾秒馬上拔高聲調喊著他的名字,聽到二宮的偷笑聲他更加覺得羞恥。

「誰說我苦手?!」櫻井瞪大眼不滿的抱胸嘟嘴。

「欸、沒有嗎?每次接吻翔くん都超笨拙不過很可愛、還有主動幫我含……」

「等等!!」櫻井翔驚覺不妙趕快想摀住大野智的嘴巴,對方乖乖地讓他摀住嘴,悶悶的輕笑聲吐息在櫻井的掌心,接著濕潤的舌舔上他的掌心,櫻井嚇的要縮回手,大野握住他的手腕。

悶悶的語調,卻讓在場的人都聽到。

「笨拙的翔くん,最可愛了,以後請多指教呢!演技上有問題會來問你的。」

櫻井翔無言反駁,羞紅了臉。

 

「大叔你再不閉嘴你就死定了。」手中的NDSL傳出GAME OVER的音樂,二宮看了大野智一眼。

 

END

 

============================================================

大家好

是我

這樣我庫存文章就發完囉

接下來更新時間就很不一定XD

大家情人節快樂啊~

這六日是CWT

我要在ARS和一拳還有刀劍的本子洗禮下度過(?)

第一篇只是突然個想寫就一直寫,寫到一段想說不想寫就斷在那了(?)

 

第二篇就是個段子而已XD

感謝看到這晚安~

今天場次出角~明天要專心買本和拍拍親友們!



评论(2)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