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智翔/架空】燃。05

CP是山組(OS)智翔


OOC注意/架空注意


三個月前看到嵐學開場影片的我想的小腦洞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O:?


S:花道世家


M:將軍世家




================================================================




05.


當櫻井清醒的時候,他已經回到松本家的客房。





衣服是睡衣,身上似乎也被清潔乾淨,只是肩頭的齒痕突兀的讓他無法忽略。


「結束了。」即使他在最後想要了解他最想知道的對方,還是被矇混過去,有些恍神的盯著放在棉被上的手,紙門外映出影子,接著是「翔くん,起來了嗎?」松本在門外輕聲問著,聽到櫻井回應後自己拉開門。



「該帶你回去了。」松本表情一如往常,但是櫻井想要詢問,昨晚,他是不是被大野帶回來的,又或者是?





他嘴巴張闔數次卻發不出聲音,身體下意識在逃避什麼。
櫻井點頭說著知道了,換上和服後被松本牽出屋宅,家裡的馬車停在門口,他踏出大門時左右觀望了一下,沒有任何人力車,又或者是對方貓背的身影。他踏上車廂,轉過頭看了松本一眼。



「晚點我會去找翔くん玩的。」松本揮手目送馬車離開。







一如往常看到的木紋天花板,一如往常被鳥叫聲叫醒,恢復到日常,還是這是惡夢,櫻井緩慢的坐起身,對著眼前屏風上掛著的艷麗掛衣發著呆。



手放在棉被上收放,他覺得很累。

拉門這時候被拉開,管家跪坐在廊上,「早安,少爺。」
「早安。」


走在通往大廳的廊上,手指抹過擦上香味的脖頸,其實他本來就沒這習慣,只是覺得這味道很喜歡,就抹上了,像嬰兒一樣的甜膩香氣,到了晚上則是誘惑人心的勾引香味,很神奇。
他望著眼前管家挺正的後背,開口「你發現了吧。」



「少爺指的是?」沒有回頭,只是繼續行走,管家的疑惑語氣讓櫻井笑了幾聲,衣袖擦過下唇,再度的對話。「松本家的庭院,你看到了……」
「啊、少爺是說被關起的鹿跑出去松本家的事嗎?」

「……」
「……」



「少爺,早膳是你喜歡的食物喔。」
「謝謝你。」



緩慢的吃著早膳,抬頭望對面,總是空著位子的餐桌,雙親依舊不在家。
垂下眼簾,他並不在乎。


對,他不在乎。

用膳的結束就是一如往常的閱讀或者插花。




「打擾了。」懶慵的語調帶著一些玩味,隨後還多個很有精神的問好。
櫻井聽到聲音後,看到被管家領進他和室的是跟上次穿的太過隨便相比,一鵝黃一草綠的和服。

二宮手指梳過前額髮絲露出膚色,意外的帶有氣勢,一隻手探進衣服內,笑得似乎在盤算什麼。

相葉只是拿著類似和菓子的禮物,笑得瞇起眼,勾繞到耳後的髮絲垂落一些到耳邊。


櫻井停下正在插花的手,起身和兩人打招呼。
「怎麼了,突然來……」

「當然……」
「來談正事的!」二宮壓低想要保密的語調接上相葉高亢的後話,看著二宮瞪了相葉一眼,櫻井失笑。

「坐吧。」櫻井伸出手示意,另一手輕拉衣袖正坐起來。


「聽松本說之前幾天半夜,翔さん有偷跑出去。」
「那個大野智、那個車伕是誰?」比起二宮逐序漸進的詢問,相葉再度搶話直接問。
二宮無奈的打了一下相葉的頭。



櫻井愣了愣瞪大雙眼,隨即解釋「大野さん他只是帶我去看很多很漂亮、特別的東西而已,他沒別的意思。」



「嘛……松本原本是不打算把他算入計畫內,不過這時候需要他。」二宮攤手聳肩,盤腿坐的姿勢,換成側躺在榻榻米上手撐著頭豪邁的動作。


「翔ちやん知道他在哪嗎……」相葉傾向前好奇的問著,杏眼瞇起。


「不知道、不過他大概很常載某個官員……」



「也只能是他了。」二宮拍腿跳了起來,緩慢伸著懶腰。
「等找到他,我們再討論吧。」相葉也起身開始熱身的動作。看來兩人打算等等跑去那找人。



櫻井欲言又止,兩人對上他的視線,「這段期間櫻井大少爺就先乖乖的吧。」
聽到二宮的話語,櫻井有點不滿的噘起嘴。



他知道自己什麼都沒辦法做,從以前到現在不知道偷跑出去多少次。


「想再見到他……」二宮聽到櫻井的呢喃詢問「只是個車伕……你、」



「不,我不是在說他。」櫻井出聲反駁,雖然大野智跟他想見的人有同樣的氛圍但是不太像。
他跟二宮他們解釋著。





在他還小的時候,他為了躲家裡的人跑到樹林裡,看到被綠光包圍,穿著像是陰陽師一樣的長袍少年。


染金的及肩髮絲,和略白的膚色漂亮的五官撲上白粉,雙唇抹上朱紅,對方那冰冷的眼神望向他,漂亮的手指向他。


披在頭上的薄紗吹落掩蓋住他的表情,掉落到地上的惡鬼面具應聲裂開。



然後櫻井眼前一黑就倒在地上。


醒來的時候是在自己家裡,從那之後家裡固定有人會監視櫻井會不會偷跑出去,讓他再也出不了門。



他一直想再去一次,在被大野帶去看螢火蟲的時候,他想著或許車伕知道他想找的人在哪。



二宮和相葉只是對視著勾起無奈的笑意,他們說著尋找大野智這段時間就請櫻井安分一點,櫻井也只能點頭答應。



但是日復一日已經一個月以上,二宮和相葉都沒有來找他,連松本也是。



櫻井在完成一盆插花作品時,哼起深夜時,大野智所唱的歌。





他渴望著自由,他不在乎財富,他只希望能多看看這個世界。



他在大野智的眼裡看到自由,他在小時候相遇到的人眼裡看到無限的神秘。



這是讓他很危險的感覺,可是,他就是想要這樣,他想要再見他一次。






一如往常的一天,無趣至極,櫻井的爸媽似乎真的以為讓他去松本家,櫻井自己就不會吵著出門,很稀奇的主動說,『如果松本家兒子邀請你去他家,你可以自由的去。』

說的好像這樣的赦免是很奢侈的,也只是變成聯絡兩家人感情的工具,櫻井翔突然慶幸自己不是女人,要不然就會跟舞、自己的妹妹一樣決定結婚對象。

而他沒意外也會被配到跟松本家結婚。



這樣被決定好的人生他不喜歡,但是現在這樣被束縛的人生他也不喜歡,即使被日光曬傷皮膚流出膿血他也無所謂,他只希望想要體驗所有他原本應該得到的普通。



白皙的皮膚一點也不美,這是病人的死白。


手指壓上肌膚回想起夜晚比自己黝黑的肌膚,還有熱的溫度包覆自己,瞇起眼,這是所謂的愛情嗎?


當下遵從著身體的本能的結果就是跟大野智擁抱。




他眷戀著。






深夜,櫻井在淺眠中聽到車輪壓過碎石道路的聲音,想著是否太想念才會有幻聽,但是過了一個月以上的無趣,他回憶著當初的記憶。



車輪咿咿呀呀的聲音停止,他聽到了那晚他聽過的歌聲,漂亮的聲音。


「「ふと見上げ--おぼろ月浮かんだ,夜に-…」」


「「可憐に咲いた,花よ--」」


「「時代が,流れ、流れても…」」
「「遠く、時を超えて,運んでゆく、あなたの元へ……」」





「翔……」歌聲漸弱停止,像是呢喃的輕嘆道出名字





櫻井緩慢坐起身,他不在乎家裡逐漸亮燈開始騷動著,他不在乎聽到急躁的奔跑聲朝他房間靠近。


米白色的浴衣換上,披上他最愛的嫣紅花色掛衣,他拉開庭院那側的紙門,聽著歌聲就在牆的另一邊,大眼水靈的閃爍。


像是被擄獲人心一樣的他,赤腳踏入碎石的白沙地,手摸上冰冷的牆,他自己的身體熱得不像話,發白的唇過於乾澀。



「求你……」他或許知道牆的另一側是誰,從沒有過的渴望如此強烈,他不在乎之後的後果會如何,他想離開這樣的囚牢。

後方櫻井的房間衝進了守衛還有家父他們,「少爺!!」

「帶我走!!」竭盡所有力氣的喊出,一瞬間眼前的牆面變成透明的圓,可以看到另一側的景色。



另一側出現的是手伸向前張著手掌的男人。



般若的面具戴在臉上,面具衍生的白金毛料拖至腰身。



特殊的甜膩氣味飄散過來,薰風吹在臉上很舒服,似乎聽到面具下的輕笑聲。


櫻井踏前一步,無視身後的人的阻止和喊叫,手探入變成透明的牆,如同水波一樣的漣漪隨著他的深入一圈一圈化開,冰冷的溫度蔓延全身,他越過水面,跨過去。

戴面具的男人伸手抓住他的手腕,把櫻井拉到懷裡。


最後,歌聲停止,在男人的懷裡被緊緊擁抱,瞇著眼看著牆面恢復正常,要開口甚至摘下男人面具之前,櫻井昏厥過去。



TBC




=========================================================================


大家好


是我


lofter粉快到500了 到時候到了再開個點文XD




現在是以超前一章的進度在寫這篇阿XD 中途還寫了生賀XD




與其說生賀比較像胡鬧吧XDDD


這篇完又是要補完舞駕五分之二了


還有就是趕稿寫本拉XDDDDD




明天我又要去COS外拍了(?)我本職(?)本來就是coser嘛XDD


 今天去了刀劍闖關遊戲了XDDD(?)




剛看完交嵐直播真的被預告櫻井翔笑死XDDDDD


太可愛了(?)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