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潤翔】我喜歡你

本家舊文搬過來 2月的文章XD

斑比組的點文最後一章快寫完拉~~

古代風我真的很苦手XDDD 會加油(?

嵐的斑比組/潤翔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

 

「我喜歡翔。」眼前比自己矮一點,臉嬰兒肥卻有濃厚的五官,一個比我小的男孩跟我告白。雖然比他年長,我卻只比他高一點而已。


小孩還真是天真,他知道喜歡的意思?「潤,哪種喜歡?」


 

「翔くん是我崇拜的目標,你好厲害!」松本雙眼發亮興奮的說著,原來只是把我當崇拜的人阿。

「這才不是喜歡,笨蛋。」冷冷的吐槽回去得到的是對方疑惑的追問。



「等你知道再說喜歡我吧。」我用力搔著他乖順的黑髮,無視他稚氣的奶音求我住手。



反正這只是小孩常有的一時盲目。



 

「翔くん,我喜歡你。」眼前和我一樣高的他,又說出這句話。我突然有點討厭他記性那麼好。

「這次我有搞清楚了,喜歡的意思。」我無奈的搔著脖頸,蹙起眉頭,手指勾繞著自己染金的髮尾。

「喔?」只是這樣回應他。


 

「你確定……?」眉毛刻意誇張一高一低露出有點兇狠的模樣,松本只是更往前站一步「是。」


「嗯……等你比我高再說吧。」不等松本的回應,抓著因為拍木更津剪短的瀏海,轉身離開。

 

過了一陣子,松本身高比我高了,髮尾挑染了金色,一次單獨兩人在休息室裡,他坐到我旁邊「我比翔くん高了喔!」我托腮看著他得意的神情,一臉不想回應的撇過頭無視。他抓上我的衣袖「你說過……」

 

「我不喜歡、瘦弱的人。」


仗著自己有在鍛鍊身體,要比健身的話我可不會輸他,何況他瘦的跟什麼一樣,鍛鍊他肯定放棄。照他那愛哭又軟弱的個性。


「我知道了。」短暫的沉默他回應了我。我不敢轉過頭對上他的眼睛。

 

 

究竟多久的時間,當松本第一次頂撞我,我有點不知所措。

一肚子火大,智把我和松本拉開。看著對方叛逆的眼神,想著以前那總是聽話的松本到哪了。

 

一段時間的冷戰。節目還是有上,必要的肢體接觸還是有,因為是工作所以兩人都不會表現反感。

這段尷尬的時期,大野智一直陪在我身邊。


 

「早安。」背著大背包走入休息室,看到坐在位子上的只有松本一人。頓時想當作沒走進來。

「……早。」松本翻閱劇本的動作停住,掩飾著自己不自然的表情,像嘟嚷一樣的回應了。


 

按照習慣的座位,坐到松本對面,抓著剛染黑的頭髮從包包拿東西,不想抬頭對上視線。「翔くん,我……」

 

聽到有點彆扭的語調,輕吐一口氣抬頭牽起微笑「怎麼?」



「對不起,還有、我喜歡你。」隔了那麼久他又再度說了一樣的話。確實,他身體鍛鍊得比我還好了。但是我想裝沒發現。

他比起以前的叛逆也成熟許多,起初暗示性的表示歉意我都有發現,但是我不想接受。維持著微妙距離感的我們。

 

「……」我腦袋想的是得找理由迴避他。就和以前一樣。


「…我喜歡會煮飯的人、你也知道……我拿手菜是麥茶……」帶著玩笑的做作輕鬆,坐下拿出筆電,等著對方為難的表情。

 

「我知道了。」他只回應我這句。忍不住錯愕得看向松本,我們兩人對上了眼神。

「翔さん,怎麼了。」不是疑問句。我動搖了,別開視線打開筆電開始敲打。「沒事。」

 

接著隨著時間,我們漸漸越來越有人氣,忙碌的行程緊湊的安排讓我們五人相處的時間減少許多。

一次久違的五人採訪結束,大家準備好要回家休息,相葉邀著說去喝酒之類,大野表示要去,二宮則說他腰痛要回家,松本則是說明天還得早起就算了。我也說著想早點回家休息。

 

五人聊天的聲音非常熱絡,松本突然湊到我身邊耳語「我,有話跟你說。」當時並沒有多想,說著好喔那一起走吧。松本則說他這次是開著自己的車來的,就載我和二宮一趟。

先送二宮到家,我調整了副駕駛的椅背讓自己舒服點,有點懶散的語氣問著「要說什麼--。」

 

 

「翔さん肚子餓了嗎?」

「嗯有點餓,大概等等買點下酒菜之類的……」

 

 

「我作吧,下酒菜、我還會做一點料理……」 

「為什麼。」強硬打斷他輕柔的語氣,我知道他的意思。

 


拉正椅背,單手搔著髮絲有點焦躁「不用,太晚了載我到家就好,你好好休息吧……」 



「我喜歡你。」

 


不知為何身軀微小的顫抖,複雜的情緒隨著松本說過好多次的一樣的話語而感到混亂,從未變聲的聲音、到有時有點破音的變聲期、和即使長大還是有點奶音的語調。



「你不問我嗎?」我單手撐住無力垂下的頭,按壓著緊蹙的眉頭,松本用沉默回應我。「為什麼不問,你明明知道我一直……」

 

「翔不想跟我交往嗎?」是刻意的,松本壓低音嗓用著帶點低啞的聲音。


「在我達成你說的要求,我知道你還是會再要求我。」看著松本轉動方向盤手臂上浮現的筋,和戴著戒指的手。

 

「我不會放棄的。這不是小孩的喜歡。」他堅定的語氣。

 


放棄似的全身放鬆,眼角餘光看到松本打了方向燈往路邊停下,是要去哪嗎?稍微偏過頭看向他,松本解開安全帶,往我這靠了過來。


手輕輕的碰上我的臉,我半閉的眼眸微顫不敢對上視線只是閉了起來。

 

有些溫熱的觸感覆上我的唇。溫柔、小心翼翼的。貼緊、離開,吐著帶著顫音的氣息,再度覆上。

 

感覺到視線,隨著松本的唇離開,我緩慢睜開雙眸,看著玻璃反光自己的臉,眼眶和雙唇泛著緋紅像是羞澀一樣。



松本只是坐回原位繫起安全帶,在打方向燈準備轉回馬路時,問「翔さん肚子餓了嗎?」

 

 

「嗯、去你家吧,作點東西給我吃。」

「好。」

 

---------------------------------------------------------------------------------------------

 

這篇是老梗(?)

我一直很想寫XDDDDDDD這樣的斑比們(?)

 

不斷逃避不敢直視的櫻井翔和一直不放棄追逐(?)的松本潤

 

被對方追得不得面對(?)

這樣不斷重覆的模式就是我想寫的老梗(?)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