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山組/OS/智翔】回想(下)&隨筆

舊文搬過來 這是第一篇寫得山組

接下來一周是趕稿周,等趕完稿會繼續貼文

粉絲達到特定數字會開點文出來~

嵐的山組(OS)智翔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裡面內容基本上有些是自己腦補不要認真。

 

 

==============================================


自己的部分拍攝結束,抓著衣袖裡的肌膚,還是不太習慣高級質料的衣服,有點發癢。

離開棚內走去休息室,打開門除了大野智,其他的團員也在,有些緊繃的肩膀不自覺放鬆下來,西裝的墊肩查覺不出他溜肩的斜度。

 

坐在沙發上似乎在瞌睡的大野智除外,二宮他們看到他進來後都起身,整理好衣服說著輪到他們了阿,拉著筋骨和伸懶腰準備走出休息室。

走最後的松本看了自己一眼,稚氣的笑容帶點羞澀,「這樣穿很帥呢。」

「阿、你也是阿。」兩人對視而笑,三人離開後,室內轉為只有大野智和自己的呼吸聲。

習慣性抓了抓脖頸,小心翼翼坐上沙發不吵醒旁邊的人,開始翻自己的包包。

「緊張……嗎?」有些模糊的語調,軟綿的語氣在櫻井翔身體抖了一下後轉為有點深沉的嘆息。

 

「喔……醒啦。」勾起嘴角笑得有些寵溺,忽視對方問的問題,拿起雜誌想要跟對方討論等等兩人合拍時動作該擺如何。



「智君、你看這怎麼樣?」拿著雜誌擠到對方眼前,刻意明朗的語氣希望對方能更笨拙點不要發現他的害怕。


他害怕他們的關係有很大的變化。


男人來說很漂亮得手覆上自己的,想要抽回又怕被說怪異而僵在那,大野智甩開雜誌,不管對方的驚呼,將櫻井翔壓倒在沙發上。

 

「翔君,逃避是不行的。」雖然在節目上大野智一直給人軟綿人畜無害的形象,私底下對於自己的強勢大概只有自己知道,明明對其他團員們倒是不會這樣。


也可能是自己跟對方相處較久,之前雜誌訪談上大野也說過,在他身邊很放鬆能做自己,對於這樣的回應讓櫻井翔很開心。

所以對大野智的胡鬧或對自己的強勢作風他總是放任他。

 

「大野……」無法克制自己身體的害怕,對於跟男人這種事他從來沒接觸過。

 

「喜歡……」大野智只是把頭埋進對方的脖頸,呼吸吐在對方頸上,他確實打算用強硬點的方式想讓對方知道,平常看他的眼神裡不只有單純的友愛。

可是看著對方的大眼似乎泛起水氣充滿不安,他又覺得是否做錯了。

 

持續得這樣的動作好一陣子,兩人不發一語。

櫻井翔緩慢得把手撫上對方的背,像安撫對方情緒一樣輕輕的拍著。

 

「我……智……也喜歡你。」無法忽視的鼻音出口有點像撒嬌。

 

悶悶得笑聲傳出,大野智的嘆息吐在對方耳間,伸舌舔拭戲弄對方。

「我們的喜歡……是不一樣的。」


當下櫻井翔不懂對方的意思。

隨著時間的推進,兩人長期的相處下來,不只一方有了變化。

 

等到櫻井翔發覺,大野智當初那句話所有的感情時,才知道兩人這幾年來的親密接觸其實是不正常的。

2004年的演唱會,為什麼突然發現了呢?

演唱會上對方朝自己奔來,停下時兩人的距離很近,熱氣散發到對方身上。

大野智張手抱住了自己,自己也回抱,但是突然得心跳他無法忽視。

演唱會結束,自己的飯店房門被敲響。

 

一如往常軟綿的笑容,但是抵住門的力道卻非常強硬。看來被發現了。

 

讓對方進房,走向床邊,無視身後聽到鎖門的聲音。

正在想該如何開口這幾年兩人時常的親密接觸很白痴認為理所當然得自己,究竟傷害對方多少次。想要道歉。

轉過身的同時,自己被拉到床上,兩人唇相貼深吻。

「唔……嗚、」推開對方想要呼吸,唾液從嘴角流出,原本就紅潤的唇瓣更加鮮豔。

之前兩人常常不時親一下對方,耳、鼻子、眼窩、唇。只是輕輕得碰一下。

突然被對方抱住也覺得理所當然。

但當自己意識到情感上的轉變,兩人間的嬉鬧轉變的是情色。

 

無法用開玩笑的語氣叫對方住手,任由大野智扯開自己的睡衣,已有些鍛鍊的身軀讓對方嘆息。

自己不知所措的撇過頭,腦袋很混亂。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親密。很笨的一句喜歡都沒和對方說。只顧著換取兩人身上的氣味和溫度。和留下標記。

 

當真正意識到他們真的在交往時總是不知不覺。

 

不知不覺喜歡上對方,不知不覺自己的家裡多了對方的物品,習慣性得等著對方一起回家。

習慣性的眼神交流和接觸。不小心太親暱而被其他團員帶著調戲的語氣說著。

 

他們已經迎向出道十五周年。

在休息室看著報紙,難得心不在焉的想得出神。

為何會突然想起呢?大概是看到當初第一本寫真集那青澀的他們。

他們為了對方和團員改變了很多,側過頭看了一眼被NINO當了靠墊的大野智,帶著笑意的眼神轉回報紙上。

 

被工作人員告知要開始了。收拾東西起身,在走道上,其他三人走在前頭。

看著相葉和NINO兩人慣例的戲鬧和松潤在旁關愛的視線。

原本走在自己後方的大野不知何時和自己並肩,究竟是對方沒睡醒還是刻意,兩人身體互撞的頻率真的太高。

嘆口氣想帶點關愛的眼神望向對方時,對方的手很順得摟過自己的腰,力道很輕。

想要阻止對方別太超過,大野抬起頭,帶著戲弄的感覺舔了櫻井的唇辦。

 

「你……」總覺得推開對方也不是只能摀住嘴。

在前頭得中間的NINO頭也不回的只說了一句「大叔,再欺負翔的話真的要成變態大叔了喔。」

「欸?為何突然冒出這句話?」在旁的相葉一臉不解的一下看著NINO和松潤,一下回頭望著後面兩人。

「不……沒事啦。」櫻井翔覺得還是就算了吧,反正被騷擾也不只這一次。

想要躲開對方若有似無的捏著自己腰的動作,想著晚點回家到底該怎麼辦。

 

明天還得去撥報新聞阿……

 

END

 

===============================================

 

看了家族遊戲的突想 只是隨筆

非常短!

====================

欲斷的細線拉著少如殘渣的理智,繃緊的曲線不斷顫抖著如同祈求外人來破壞,只要一個細微的觸碰就能讓僵局明朗,只求不要是自己,只要是外人來讓自身崩潰,就有藉口給自己一個安慰解脫。

 

誰都可以,帶著憐憫的眼神看我咆哮,歇斯底里的哭泣,無法構成句子的話語,誰來,讓我有個藉口當個瘋子,好讓我解脫。

 

劇烈的疼痛如針扎讓人呻吟破碎卻急促的從口中脫出,突來的無法反應,留下氣音和糾結成一團的臉。

 

每晚嘲笑著自己。

 

==============================

 下面是去年寫的後記


第一篇OS

原本想寫寫更多身體接觸有點禁忌感的橋段,最近手感真的不好我真的無法完成他只好先寫這樣了wwwww

 

最近補番宿題君和交嵐,有些攝影的小漏網細節讓我看到大野智阿,他對翔君真的不是一般的強勢wwwwwwwww

以前早期沒有收斂,後面收斂起來後可是有些動作和表情真的會看到 天阿大哥你對二哥好(ry

之前一開始是交嵐得漫才三槍手,山組相聲要出場前翔君超慌張,大野那時後表情和動作就整個很強勢www然後收不到音可是大野有對翔君說一句話。翔君都不能慌張了XDDD

還有收視率SP前10名那個 山組歌舞劇重演那段,大野手順勢很輕的一擺,翔君就馬上乖乖跪到前面去www

這樣得山組我喜歡(欸)

 

後面那段很無厘頭的是最近看了家族遊戲的一些想法吧,老師的一些糾結(?)


 

廢話有點多XDD

最近撲浪上有認識一兩位翔擔很開心!! 還希望能認識更多同好~


评论(2)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