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司

嵐最愛櫻井翔/
CP部分是山組(OS智翔)/竹馬/ALL翔/團愛

很歡迎大家跟我交流!但請注重基本禮貌&也不要互相雷CP

http://na821014.pixnet.net/blog
本家是上面的連結
這邊就是會把本家裡的文章搬個幾篇喜歡得過來
請多指教~

© 塔司
Powered by LOFTER

【ARS/舞駕家系列/OS&JS】五分之二01

一樣舊文搬過來

四月發了第一章後我最近終於在寫第二章了(?)雖然很早就擬好劇情(欸

舞駕家設定

CP是山組(OS)+斑比(JS)得修羅場注意

OOC注意

與實際團體人員毫無關連,單純創作


 

 

==============================================

 

父母過世後舞駕家就是五個兄弟在互相扶持,弟弟們都很懂事,所以一郎和二郎都能放心的出去工作或者上學,比較冒失的三郎有四郎五郎注意還好。

 

一郎現在每天一大早都去麵包店上班,假日則是待在家接著繪畫的案子,基本上都是一臉睏到不行的表情,雖然他自己表示他臉本來就這樣。

 

二郎在電視台實習中,他是家裡唯一讀到大學的,當初他也想跟一郎一樣休學出去工作。


只是和一郎爭論很久,還是敵不過大哥,兩人約定好後,二郎乖乖的讀完大學朝著主播的志願努力,只是有時候熬夜隔天的臉總是讓待在家吃早餐的弟弟們爆笑。

 

三郎讀著高中要準備畢業了,似乎有星探打算跟他簽約模特兒。四郎跟五郎則是就讀高一,現在是健康的棒球少年。

 

家裡都是男生,所以沒什麼顧忌,穿著一條內褲走來走去是三郎最常做的事,二郎雖然提醒過他但是三郎說他很容易流汗沒辦法。

 

由於一郎幾乎都在外面工作,二郎自然的擔當起家裡的事,只是料理怎麼樣都不上手,他自己也很困擾。

 

家裡料理最厲害的是末子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很擅長,二郎根本覺得很詭異,而且五郎似乎正值叛逆期,對二郎愛理不理的,回想以前一郎抱著四郎,而二郎抱著五郎餵他們吃飯時有多麼可愛,二郎不禁感嘆弟弟真的還是長大了。

 

今天也從新聞台趕回家裡,二郎一進門扯著領帶,提著剛剛去超市買的菜到家裡。


四郎聽到門口一陣碰撞聲就知道二郎回來了,並走去玄關拿過二郎的提袋叫他慢慢來。

 

「五郎呢?」二郎沒有聽到客廳有別人的聲音,拍了拍四郎的頭像是感謝他顧家。

「他跟三郎去打棒球了。」

 

想著也是,現在是暑假他們肯定會跑出去玩,看了看客廳地上一堆遊戲光碟就知道剛剛四郎大概又玩了一整天的遊戲吧,「我才剛玩。」四郎知道二郎想說什麼,只是拿著袋子快走去廚房無視二郎的視線。

 

「我回來了——」三郎略微嘶啞的聲音在玄關出現,他們滿臉紅通的拿毛巾擦著被汗水濕透的領口。

 

二郎從房間裡換好衣服就看到走上樓的五郎,「五郎,功課寫了嗎?」想想暑假作業還挺多的,四郎很聰明基本上不用怎麼教,但是五郎不太行。

 

「……不用管我。」五郎看了一眼二郎一臉不悅的從他旁邊走過。

 

最近五郎對他總是這種反應,讓二郎覺得自己是不是做錯了什麼。

 

 

二郎覺得是不是自己語氣上太兇了,想著等等和四郎準備晚餐時問問他的意見。

 

 

 

「五郎?」四郎一臉有些訝異的表情,切菜的動作也停了下來,在旁的二郎只是拿起湯勺把一坨味增挖了起來放到鍋裡攪拌。

煮飯他不行,調味他倒是會了,「是喔,想說你跟他同齡應該知道他怎麼突然變這樣,我平時做錯了什麼嗎?」

 

「怎麼會,五郎總是跟我說你的事……」四郎才說了開頭三個字,像頓悟什麼的後面的句子漸漸消聲吞進嘴裡。看到二郎拌著涼拌的小菜一臉疑惑地看過來。

 

「嗯……不知道。」四郎默默改口說了這句。

 

四郎深深歎口氣的繼續切菜,不知情的二郎只是說著別跟一郎一樣變得像大叔。

 

晚上的餐桌上總是四個人,一郎大概快午夜才會到家,以前五郎總是坐在二郎旁邊,但是現在卻是三郎,微小的變化二郎一開始覺得沒什麼,只是最近漸漸意識到,五郎在躲自己,他們視線不再交會。

晚餐後的相處五郎不再會靠過來問著他工作的事,或者說自己今天發生什麼事。

 

二郎不懂他在鬧什麼彆扭,他只是翻閱著報紙直到弟弟們說著晚安他們要去洗澡睡覺。

二郎會等一郎到家才去睡,反正他每天處理工作上的資訊用完也是那個時間,所以一郎沒說什麼。

 

 

二郎覺得今天要好好跟一郎談一下。

 

晚上十一點,安靜的屋宅只有鍵盤打字和鋼琴音樂在客廳流動。

 

有人走下樓的聲音響起,接著停在客廳。

二郎視線離開轉到沙發後方,看到了五郎一臉沒睡醒的臭臉走去廚房那。

 

「五郎,餓了?」二郎起身也跟著走去廚房,話語才剛說出,「你很煩。」五郎馬上冷淡的回應。

想著大概是起床氣吧?二郎只是無奈得苦笑,「早點睡喔。」

 

「你可以別管我嗎。」強硬兇狠的語氣,原本打算轉身離開的二郎只是一臉錯愕得睜大眼眸回望五郎。

 

兩人沉默的對視,五郎只是甩開原本拿在手上的玻璃杯讓他摔落,快速走過二郎身邊跑上樓。

 

二郎呆望著地上的玻璃碎片感覺耳鳴。

等到他自己反應過來時,他不像以往一樣先禮貌的敲門,而是衝上樓直接打開五郎的房門。

 

二郎一直提醒著自己,不能再跟年輕的時候一樣衝動,愛生氣。他現在也在腦海裡提醒著自己。

 

但是五郎總總得針對讓他不禁想究竟他為何要無故被這樣對待。

 

「五郎。」壓低聲音叫著弟弟,二郎把門關上。

 

「我們要不要好好談談?」深吸口氣,二郎走向前,跟站在書桌前不跟他對上眼的五郎說著。

 

什麼時候你比我高了呢……?當二郎走到五郎面前時,他腦袋裡突然出現這句話。

「好喔。」五郎有些彆扭的口氣回應了。

 

但是……

二郎突然被五郎跩住手臂,他吃痛得抽口氣,一陣天旋地轉二郎後背撞上書桌。

 

身體被困在書桌和比他略高一點的五郎之間,狹小的空間讓二郎只能微微扭動掙扎。接著兩人衣物摩擦的聲音。

「住手……五郎……」

 

最近覺得他的視線直率得讓二郎不知該不該和他對上眼,火熱的訴說他想對二郎做的事,為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二郎早就知道,五郎對他態度為何有這樣的轉變。

所以他先避開了。

他自己解讀成只是叛逆期。

 

但是五郎的眼神他知道,因為他以前也這樣看過一郎。

 

 

 

二郎雙手慌亂的往兩人緊貼的下身抓著,無法阻止被五郎解開的褲頭,男/根就這麼被自家五郎搓揉著,

 

破碎無法隱忍的喘/息和斷續的呻/吟,五郎粗重的喘/息誘發著二郎的慾望。

讓他原本推拒的手只是指甲刮搔著五郎的手臂像在催促著快一點。

 

 

二郎頭低垂著依舊不敢對上五郎的視線,最後一絲的理智和道德倫理和慾望拉扯著,「二郎……」嘶啞地喘息隨著話語融化他的耳廓,忍不住軟腿「嗚哈……阿、阿……」五郎的大手緊扶住二郎的後腰,不讓他坐到地上。

最後只能抓繞著五郎的睡衣把呻吟埋沒在他的頸間。

 

 

 

 

所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我回來了----。」樓下有著大門被開啟的聲音和一郎疲憊的語調。

兩人聽到一郎的聲音身體都大大得抖了一下,二郎馬上推開五郎跌坐到地上。

 

慌亂的穿好褲子,讓自己可以好好站起來後奪門而出,留下五郎在房間。

 

 

 

「一郎……」二郎走下樓梯跑去玄關,看到剛脫鞋子要走進客廳的一郎。

 

「我回來了。」一郎露出軟綿的笑容,大手撫上二郎的臉,薄繭蹭著細嫩的肌膚,人湊向前在二郎唇上一吻。

 

「……歡迎回來。」二郎忍住不飄開視線,還有無視腿間的不適。

 

二郎幫忙拿著一郎的包包,牽著一郎得手走進客廳,視線忍不住飄向樓梯口。

 

「你今天看起來很累呢。」剛坐上沙發,一郎喝著二郎準備的熱茶,被熱氣熏到瞇起的眼眸盯著二郎這麼說。

二郎只是收拾著桌上的東西笑了幾聲說想太多了。

 

茶杯被放到桌上,二郎把兩人的工作包放到沙發邊邊。

接著雙手勾上一郎的脖頸給予一個擁抱。

又或著是在尋求安慰。

 

「怎麼了?」一郎輕拍著二郎的後背,不同剛剛軟綿的語調有點沉穩。

 

「沒事,讓我抱一下就好。」二郎聲音悶在一郎的頸間,深深吸了一口氣。

 

 

 

==============================================

 

大家好是我

 

說好和樂的舞駕家呢?!(問誰

其實一開始很想寫舞駕家設定,兄弟五人太可愛了

 

這篇文章的題目五分之二很早前就決定了只是想說該寫什麼好XDDDD

原本是想ALL翔

但是這篇沒意外是山組+斑比的修羅場

舞駕家的竹馬就那樣就好XDDDDDDDDDD


總之這篇是修羅場大家自行斟酌要不要看啊XDDDD

 

晚安^^

 

 

 

 





评论(2)
热度(100)